树莓派入坑体会

树莓派入坑体会

前言

最近想在家里搭个本地服务器玩,于是便买了个树莓派 4。现在,吾辈已经让它在纸盒里默默吃灰了。

  • 为什么吾辈搭建服务器?
  • 为什么吾辈要选择树莓派?
  • 以及为何最终它还是吃灰了?

上面这些问题吾辈会在下面一一解答。

为什么吾辈搭建服务器

搭建本地服务器的原因当然是想让一些服务持续 24 小时运行了,而吾辈最初的需求便是 PT/BT 做种。BT 或许很多人听说过,PT 又是什么呢?

PT 下载

PT,全程 Private Tracker,是一种私有的 BT 服务。整个 BT 网络将不再是完全公开并且可供任何人下载的了,每个用户都会被计算上传量/下载量,如果这个比率过低就会被 ban。这种下载方式本意是为了解决 BT 中很多用户喜欢只下载而不进行上传的行为,强制所有人必须殚精竭虑地计算分享率,注意自己的下载量,考虑下载热门资源而赚取积分(事实证明这条路注定也不会走的太顺利,分享是一个长期收益的行为,最终下载的人短期内实际上并不多,而计算分享率却是实时的)。
吾辈需要的便是 24h 不间断的挂着 PT/BT 服务,以在闲暇时刻消耗家里的网络带宽,顺便做一波公益行为。

PT 下载 Wiki

为什么吾辈要选择树莓派

一言以蔽之:树莓派宣传的很厉害。

树莓派官方图

让我们看看网络上对树莓派的相关内容

树莓派官网也自称是小型、双显示器的台式电脑,而且提供了一个树莓派专用的 Linux Debian 的定制发行版。

下面放一张吾辈买的树莓派 4 的照片,体积之小可见一斑。
树莓派

讲真第一次看到这么小的时候吾辈真的被惊艳到了,从来没想过一个电脑能这么小,而且居然还能安装可视化的操作系统。

以及为何最终它还是吃灰了

之后吾辈便开始安装了官方的操作系统,首先,官方提供了两个选项

  • NOOBS: 全新开箱即用的软件 - 适合初学者的操作系统安装引导程序。
  • Raspbian: 官方支持的树莓派操作系统 - 基于 Debian Buster。

然而事实上,两者皆有不足之处。首先,前者需要屏幕、键盘和鼠标进行安装,对于吾辈这种只是想把它作为本地服务器的用户而言,这是不可接受的。而使用官方的烧录工具将 Raspbian 刻录到 SD 卡之后,启动命令行倒是没有什么问题,但在启动桌面时却遇到的 bug – 树莓派 4 VNC 远程连接桌面错误。当时似乎互联网上并没有多少人遇到这个问题,而吾辈恰好遇到了,所以费了一番功夫之后才成功开启了桌面。
进入桌面之后,又是换源又是更新,之后才在命令行安装了 qBittorrent(是的,即使已经有了桌面仍然需要从命令行安装程序)。嘛,不谈遇到了多少麻烦,qBittorrent 终于启动了 BT 服务,吾辈把 RSS 挂上了之后使其自动更新和下载最新种子,也便是大功告成了。

qBittorrent

然后发现种子的 RSS 服务器有时会更新失败,吾辈猜想是没有代理的问题,于是便去网络上找到了一个 Linux 下的 SSR 可视化客户端 – electron-ssr,然而下载完之后安装直接提示安装错误。

注: electron-ssr 项目作者已经被请喝茶了,真真是风声鹤唳。

然后向他人询问的时候甚至说出了 “咱也回答你了 ,需要找 arm 的 debian 包”,我的天,难道 Linux 下安装程序这么麻烦的么?不仅发行版要区分,现在连 CPU 架构也要区分了?用户体验老实说糟糕透顶,吾辈最终直接使用了本地的 SSR 局域网代理,笔记本开着的时候有代理,关了就没了,也便只能是暂且用着。

后来吾辈在几次偶尔使用 VNC 连接时发现 qBittorrent 关了,吾辈以为是 Linux 会默认杀掉不活跃的程序,没有在意,就手动重启了。直到昨天,吾辈在启动 qBittorrent 后直接闪退了。。。在观察了任务管理器之后,吾辈发现是启动时 CPU 的使用率暴增,然后就 GG 了。

GIF 动图

好了,还是放它在角落里吃灰吧。既然吾辈这个唯一的需求都无法实现,那留它何用,拉出去斩了吧!这或许是 qBittorrent 的问题,或许是 Raspbian 的问题,但吾辈已然不想关心,深究之下终究就得不偿失。

总结

目前就吾辈使用的体验而言,树莓派不可能真正的普及开来,只能作为一个极客的玩具罢了 – 没错,就是玩具,而非工具。
这时候一定会有人反对吾辈说 “永远不要(把自己遇到的问题)归因于(他人的)恶意,这恰恰说明了(你自己的)无能”,这点 Linux 桌面的社区也有很多开发者喜欢这样说,然而现在的结果是 Linux 无法在桌面领域立足,究其原因还是对用户不友好,难道开发者就不算是用户了?记得有人说过 “我是开发者,但同时也是用户。你的产品因为各种原因让我不爽,我就不会选你,我才不会管究竟是谁的锅”,用户中心论在这里可以说是体现的淋漓尽致。